關於部落格
清脆響亮的爆破聲,天空一片色彩斑斕閃耀著光輝,那落下的片片灰燼碎屑,是死去的煙花啊;漫天絢麗綻放,一瞬間的起滅,伸手掬一把,卻盡失於指間,彷若幻世的妍態浮影。
  • 10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魔法陣?雷礞石?

        女孩坐在地板上,身上圍著一條粉色的長巾布,白金色長髮半乾,凌亂的散貼在背,女孩淺綠的眼珠來回轉動,唇邊細聲喃喃,雙手不時揮舞,認真的表情卻略顯著急燥。   好一會兒,女孩揚笑的吐了口氣,攤下肩頭。   女孩眼前本空無一物,此時躍出亮紫色的光點形成一行行文,迅速閃動,便消失在一道天青的魔法陣後,女孩伸出右手滑過像是『封』或是『絕』的古文體,魔法陣中的圖文恣意移位變化,成了一道新的法陣,緊接化成絲縷被吸入女孩左耳垂上的深紅耳飾中。   突然,一雙大掌拿著毛巾在女孩髮上擦抹起來,女孩沒有驚訝,只是閉上眼,享受服務。   「還好嗎?」大掌的主人出聲,沉穩的音調和溫柔的力道,女孩顯的很放鬆。   他有著一雙狹長深幽的眼,墨黑的眼珠透出歷練的曾經,…   待男子停下動作,女孩轉過頭對男子笑道:「謝謝父親!」   「先休息一下吧。」男子拿起放在一旁的披肩,搭蓋在女孩的肩頭,然後拿起木梳,理起女孩的髮。   「還不行,」女孩的笑臉變成嘟嘴,「還沒完成呢!剩下最麻煩的部份。不過還好今天的天氣可以助我一臂之力。」   「我陪妳。」男子毫不猶豫的開口。   「不好!父親明天還要呈雷礞石給殿下,一臉憔悴樣的話不好!」女孩不答應。   男子沒有說話,可是看起來也沒有離開的打算。   女孩跟著男子四眼互看,一臉對太照顧自己的父親很無奈,卻也很開心,索興賴在男子懷中,開始雷礞石製作的最後階段。   女孩唸了道令人不知是何處的語言,眼前閃過一片雪白的面,接著,女孩的雙手畫過一道又一道弧,眼神專注的看著五指滑過的軌跡所形成的圖陣,感受漸聚集的雷之元素,瞥了眼外邊亮晃晃的閃電,她滿意的笑開,收回眼神,凝了心神,左手像是壓住東西靜止不動,右手則是飛快的指揮。   『轟!』   震天的雷響夾著白金的光茫,亮了漆黑的夜空。   在雷電的光下,五個一般大小的魔法陣,二個、三個交疊成一具大的魔法陣,陣上的文字因為雷打而充刺在四周的元素之力,不斷旋轉變化,在第二次雷響時,魔法陣發出靛藍色的閃光,女孩左手腕一轉,法陣消失無蹤。   女孩自額至頰滑下汗水,她喘口氣,再動作:右食指點了左耳垂上的深紅耳飾,緩慢的牽引著天青色的絲縷展現在眼前,許久,引出的絲縷自然的排列成被封絕後的魔法陣形態,女孩唇起唇闔無聲念咒,魔法陣上的封絕被解開。女孩左手在下、右手在上,交疊,也將二個魔法陣交疊一起。女孩看了天空雖凝著水氣卻還未有下雨的跡象,開心時間來的急。   女孩一邊放下左手,一邊拉回自己的注意力。   『碰!』   又打了一際閃電。   剎的!強力的水柱打上剛成形的魔法陣,發出可怕的爆炸碎裂聲。   「糟了!」女孩跳起驚呼。   同時,二道人影已追尋水元素漫延的方向奔去。   男子則是緊張的問道:「妳有沒有受傷!」   女孩沒有回答,她慌張地看著不穩定的魔法陣,皺起眉。   「可惡!」雖然魔法陣剛剛在右手的控制下及時偏離了攻擊的中心,但還是受到與魔法陣吸取到的雷元素同樣密度的水元素侵蝕,魔法陣正慢慢解離崩壞。   女孩咬牙,對著男子道:「父親,請幫我拿黑珀石,然後向陽台外丟去。」   語畢,女孩急迫的冒汗,左右手同時對魔法陣畫下修補的文字,當黑珀石被丟出時,魔法陣緊吸引著它,滿是雷之元素的黑珀石填充著魔法陣的力量。女孩不敢鬆懈,一方面要讓魔法陣多吸收雷元素,一方面又要把魔法陣的陣法給改正,她漸覺吃不消,所以她也忘記了,閃電打雷後--傾盆大雨。   『嘩啦!』   雨不留情的落下。   『碰!碰碰碰碰碰!』   雷之魔法陣在大雨的衝擊下,一瞬間便解體,只有直逼閃電的刺目白光和比雷鳴更響量的爆破聲留在空中數秒。   女孩傻了眼,瞪著快急的雨珠洗刷陽台,那吵雜的聲音顯的如此的近、近的刺耳且鞭打著一片空白的腦。她無力跪坐在地。   男子拉過女孩,赫然發現女孩淚流滿面,眼神寫滿不甘、憤怒和自責。   「可惡可惡可惡!為什麼我會沒注意到啊!」女孩咒罵著自己,雙拳緊握,「明明就可以完成的!明明就可以小心的!可惡可惡可惡!」哽咽的責備著,指甲直刺破皮刺入肉裡,還不斷用握拳的手打著地板捶著雙腿。   男子心疼的將女孩抱在懷裡安慰:「不哭不哭。」   女孩難過的啜泣,「父親對不起…是我害你明天不能把雷礞石交給殿下的…對不起…對不起……」   「不要擔心,不是妳的錯,我也不會因此受罰的。」男子輕拍著女孩的肩細聲。   「父親,我好難過……不應該是這樣的……嗚嗚嗚…」女孩緊扯著男子的衣服,不甘心的低泣,「…如果我再小心一點的話就不會這樣了…父親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對不起……」女孩哭訴的聲音越來越小、越來越小,漸漸的變成平穩的呼吸聲。   「大人,有抓到人,」聲音由陽台傳來,陽台上站著一位年約二十七、八的年輕人,左手拎著一件法袍的領子。   年輕人身後的欄杆上,另一個聲音傳出:「…不過他服毒自盡了。」  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