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端.無盡
關於部落格
清脆響亮的爆破聲,天空一片色彩斑斕閃耀著光輝,那落下的片片灰燼碎屑,是死去的煙花啊;漫天絢麗綻放,一瞬間的起滅,伸手掬一把,卻盡失於指間,彷若幻世的妍態浮影。
  • 10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這是某個搞笑的開始……

           ※           ※           ※   德葛雷絲正襟危坐,闔著雙眼,平穩的呼吸著,一點也害怕幾個小時後將要發生的事。   喀喀輕響,是刻意放輕腳步的聲音,由牢房上方的台階開始連綿不絕地作響著,然後慢慢靠近、靠近,直到牢房前,消失。德葛雷絲知道是誰,睜開眼,映入眼廉的是蹲下身與她同高的沙嫿,沙嫿那雙像玻璃珠一樣透澈美麗的海洋藍之眼有層薄薄的水氣,德葛雷絲選擇乎略它。   沙嫿訝異德葛雷絲的從容泰然,也許應該說是德葛雷絲正在散發出一種她所熟悉的溫柔氣質,就好像是以前的姊姊--那個疼愛她的德葛雷絲姊姊--回來了,在回憶的幾秒中失神,沙嫿不自覺伸出手想要碰觸德葛雷絲的滑落在肩上的髮,那是小時候和姊姊的習慣,替對方梳理頭髮。   然而手卻僵在半空中,沙嫿突然由童年中回過神,因為德葛雷絲那深邃的紫瞳瞪著她,沒有夾帶半點情感的冰冷視線,直接把她從回憶中喚醒。   德葛雷絲沒有在意沙嫿難過錯愕的表情,只是靜靜的動手將髮髻拆解,以手當梳攏了攏全部的髮,綁了簡單的髮束,再瞧了沙嫿一眼,德葛雷絲淡淡開口。   「到頭來,妳還是跟我做一樣的事。」   沙嫿愣了愣,惆悵地收回手,細聲回話。   「是啊,但就像小時候姊姊跟我說過的故事一樣:『盜之所以為盜是因為只有一艄船,而擁有一隊艦隊的,就是王』。」   沙嫿心裡很痛,她很想哭,她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,而且她好像突然明白姊姊作那些事的理由了,只是一切都來不急了,她偏過頭不去看德葛雷絲,同時也閃避德葛雷絲的目光,喃喃續道。   「因為我有細塞斯的人民、有拉妲威黎國做後盾,所以我是王;而妳只有一個人,是盜。」   聞言,德葛雷絲綻開一抹笑,沒有說話。   沉默……   沙嫿猛然地轉回頭盯著德葛雷絲,許久,緩緩落下一行淚,雙手緊握拳,艱澀地開口。   「對不起姊姊,我沒辦認同妳的所作所為,人民也沒有辦法原諒妳帶給他們的痛苦,但是我不希望看到妳被拖在街上遊行受辱,所以姊姊,請妳自刎吧。」   「我堂堂細塞斯的王,只能落得在牢獄中沉默的自刎,妳認為我的自尊允許嗎?」   德葛雷絲口穩優雅卻傲慢的開口,漂亮的紫色眼眸散發自信的光茫,燦燦然地。   沙嫿真的以為德葛雷絲會接受,因為被拖拉在街上遊行,接受民眾的漫罵欺侮是更加難堪的。   「來看我的處決吧,記住一個王要交出統治權時,該用什麼樣的姿態。」德葛雷絲笑著,衷心道:「希望下一個人不會是妳,沙嫿。」   看著德葛雷絲被伊西德蒙用鐵鍊捆綁著拖行,沙嫿的心中百感交集:德葛雷絲是親姊姊,卻也是敵人,當她被自己的愛人給打敗,沙嫿知道自己勝利了,再也沒有人可以跟她爭奪細塞斯統治權,她選擇的人為她帶回王位;但是德葛雷絲的失敗,也代表著細塞斯的失敗、戴末雅家的失敗,自己所愛的是伊西德蒙這個人,而非拉妲威黎這個國家,卻讓世上的人都知道--拉妲威黎打敗了細塞斯。   她想,她一輩子也忘不了這個畫面。            ※           ※           ※   「妳想對人民道歉嗎?」   「為什麼要道歉,我不認為我做錯事。」   伊西德蒙可說是很欣賞德葛雷絲的,那時二人鬥智較勁讓他感到愉悅無比,此外,德葛雷絲的自信、氣度和聰明才氣都讓人讚賞而吸引他興趣的,而且他認為,德葛雷絲己經發現他的企圖了。   「那麼,妳就交出細塞斯一半的統治權吧。」伊西德蒙語畢,走下行刑檯,示意執刑者可以行刑了。   在刀落下的前一刻,德葛雷絲看見伊西德蒙的唇語:「希望,妳沒把我心中的祕密告訴沙嫿。」   德葛雷絲知道,伊西德蒙要的是沙嫿的天真和戴末雅家的純正血統,只是她不能確定,伊西德蒙在愛著沙嫿有幾分,她希望是多一些的,這樣沙嫿就不會有著跟她一樣下場。 ----- 所以說,本來德葛雷絲是我會討厭的類型,我卻自己寫的,耶,我好像沒有那麼討厭她嘛。 而沙嫿就是那個我本來設定會非常喜歡角色……結果就是…… 就是如此悲慘的事Q^Q 所以我要去睡覺療我心中的傷(淚奔到床上,躺平,zzZZZ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