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端.無盡
關於部落格
清脆響亮的爆破聲,天空一片色彩斑斕閃耀著光輝,那落下的片片灰燼碎屑,是死去的煙花啊;漫天絢麗綻放,一瞬間的起滅,伸手掬一把,卻盡失於指間,彷若幻世的妍態浮影。
  • 10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演戲


  --徹頭徹尾的,對老師的關懷與祝福。
  --情話綿綿的,捎給遠方情人的思念。

  席蘭嘉突然放聲大笑,他這次真的是因為伊西德蒙的刺激而反應過度,他的直覺因為嫉妒而不準了?也許是吧。
  沒有反抗,歌行順從地跟著席蘭嘉回到主邸,沒有極力澄清自己是被冤枉的,或是大聲怒斥席蘭嘉不辯是非,只是一如往常的安靜做著自己手邊的事。
  歌行被安排在客房中,除了房間內,哪裡都去不了,房門外、窗下、大門、後門四處都有士兵站崗與巡邏,歌行不吵也不鬧,把玩著房間內的飾品或翻閱架上的書籍。
  叩叩二聲,敲門者約停了二秒開門進入。
  啪地,歌行將書闔出的沈悶聲,從椅子上站起。因為她知道這回敲門的人不是負責她起居生活與飲食的小女僕--希寧,如果是希寧,會敲響門三聲,接著報上自己的名字,然後說自己進來是什麼事,最後才會打開房門。然而除了希寧,只剩一個人會進來,就是席蘭嘉。
  「歌行。」果然是席蘭嘉,一樣帶著漂亮的笑臉喚著她。
  歌行面無表情,不似以往回以微笑。
  「很抱歉我居然懷疑妳的忠誠,並且對妳攻擊,只是妳明白,我還沒解除妳副官的職務?」看著歌行表情強硬,席蘭嘉想,他似乎真的惹惱了他美麗的副官,因為她並沒有對他行禮。
  「下官以往對大人行禮,不只因為大人地位崇高,更重要的是因為對您心存敬仰,然而沒想到大人是這樣不明究理不分黑白。」歌行晶燦的雙眼真的就像火在燒,與席蘭嘉平等的對望。
  席蘭嘉不因歌行忤逆而怒,他只覺得歌行怒火悶燒的樣子非常有趣。
  「在下官從宿舍被帶出來至今,沒有聽到任何您的說法,在譴責下官之前,總是得給一個合理解釋或是有力的證言吧,這樣就算下官是被汙衊的,死後也知道該找誰報仇。」歌行冷冷說著,但臉上卻因為生氣激動而浮現淡淡的紅暈。
  席蘭嘉知道歌行是外柔內剛的,這次的一番話,依舊讓他大開眼界,歌行的剛硬堅強表露無遺,而且明白的告訴他,在她心中,他的地位己經大打折扣。
  「沒有任何藉口,是我太過意氣用事誤會了妳,請原諒我的疏失。」席蘭嘉衷心地,充滿誠意的道歉,接著不顧身份卑尊,對歌行深深行了一個禮。
  歌行是有被嚇到的,看著席蘭嘉帶著愧疚的神色,態度極度認真的對她道歉,歌行當然知道他也是有自己的立場,元老院議員的副官被懷疑為間諜,任誰都不會等閒識之,身為該副官上司的他,會採取這樣的行為是正常的,若自己再堅持固我下去,反而顯得不自然。
  「雖然下官因為大人的行為感到不滿且憤怒,但若大人現在知道下官是被汙衊的,下官也就安心了。」歌行冷僵的臉放軟了些,語調也不再那麼冰寒刺人。
  「雖然是為了調查妳是否以信件傳出機密,但看了妳私人信件的內容仍然感到抱歉。」席蘭嘉由懷中拿出二封信件,遞還給歌行。
  歌行錯愕了一下,那樣的內容被席蘭嘉看了……
  「……沒關係,是下官的行為有所偏失,才會遭人懷疑與密告,大人只是依一般的程序進行調查。」頓了下,歌行再道:「所以,這二封信下官能轉到驛站遞送出去嗎?」
  「當然。」
  歌行點頭致謝。
  「明天依舊要開會,妳來跟我拿前幾日的會議資料。」席蘭嘉突然話鋒一轉,臉色正經道。
  「好的,大人。」
  歌行這次行禮了,雖然臉色還未舒緩,卻能馬上放下不快進入工作狀況,他喜歡她公私分明這一點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